微信扫码登录

其他登录方式

绑定手机号

注册

我同意用户协议

忘记密码

用户协议

绑定手机号

近期有不法分子打着爱盈利的旗号,制作“爱盈利”名称的App,并伪造爱盈利证件,骗取用户信任,以抖音点赞赚钱或其他方式赚钱为名义,过程中以升级会员获得高佣金为名让用户充值。
爱盈利公司郑重声明:我司没有研发或运营过任何名为“爱盈利”的APP,我司做任务赚钱类产品从没有让任何普通用户充值升级会员。我公司产品均在本网站可查询,请将网站拉至底部,点击“关于我们”可查看爱盈利相关产品与服务。
温馨提示:当遇到此类问题请拨打官方电话或添加官方微信,以免财产损失。爱盈利官网地址:www.aiyingli.com。
  • 推广与合作

中国打假第一人:打假25年 专“打”当红带货主播

来源:电商之家(公众号ID:iechome) 2079

如果你在网上买到了一份假货,你会怎么办?

退货、投诉?我想这应该是大多数人会做的决定。

但如果你问职业打假人王海,他多半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

“再买它十份!”

一副耳机开启打假生意经

1995年,22岁的王海陪亲戚来北京办事,在等人的百无聊赖之际,他跑到书店看书打发时间。

如果他拿到的是别的书就算了,但偏偏是新鲜出炉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而且他注意到了里面关键性的“退一赔一”条款。

图片

就是这么一个不经意的举动,改变了中国打假的历史进程。

第二天,王海来到北京隆福大厦,买了两副“索尼”耳机,一副85块。稍有眼力的人都能看出这耳机是山寨的,王海当然也知道,可他就是冲这个来的。

王海的想法很简单,索要赔偿是法律赋予消费者的权利,如果维权成功,就白赚170块,就算不成功,也能自己用。耳机么,不就是听个响?

然而,维权之路比王海想象得要艰难。他跑遍了工商、质检、消协等部门,依然没得到答复。而且这几天又是吃饭又是打车,成本都不止170块了。

于是,王海觉得不合算,一狠心又回到大厦把剩下的10副耳机全买了。这一次他没去找相关部门,而是去找记者,借助媒体的力量把事情闹大了,最终获得了赔偿。

通过这次维权经历,王海总结出了“打假”的三个要点:

第一,数额要大;第二,品牌要有名;第三,要有舆论支持。

凭借这“打假三定律”,半年后王海又来到北京,直奔各大商场的皮具档口。当年皮具可是假货的重灾区,王海一打一个准,一周就赚了8000块,还是用同样的套路。

王海能够打假成功,和当年的时代背景有很大关系。1994年,《消法》出台,但消费者却不甚了解,正需要一个彰显法律力量的“宣传大使”,而王海无疑是最佳人选。

因此,上至国家工商总局,下至《消法》起草人,都力挺王海打假。有了官方的支持,王海这一次走起流程可谓畅通无阻,赔偿金很快就拿到了。

总之,经此一役,王海算是彻底出了名,被称为“中国打假第一人”。这一年,也被媒体评为“消费者维权元年”。

波峰与波谷

当一种新的赚钱方法被大众熟知的时候,往往就是它就开始失灵的时候。

由于王海当时过于出名,“知假买假”的赚钱策略变得路人皆知,一时间涌现了无数职业打假人,就像寻找宝藏的海盗一样,纷纷“上船出海”。

这时王海知道,像以前那样单打独斗赚钱已经没那么容易了。于是他成立了打假公司,招募了一批调查员,多方出击,搜集线索,并聘请了诸多律师作为法务后盾,开始规模化运营。

经过一番摸索,王海确定了公司主要经营的三种业务:知假买假、帮消费者维权、替企业打假。

知假买假,就是上文中那种老套路,先锁定售假的商家,大笔买入、收集证据后,再走法律途径维权索赔。这种业务虽然费时费力,利润不高,但最为稳定,风险较小。

帮消费者维权,则相当于一种公益的顾问业务,主要是帮一些不熟悉流程的消费者解决退货、索赔的问题,只象征性收取一些手续费,不过可以凭此积累一些名声倒也不错。

而替企业打假,就是帮一些企业打击他们的竞争对手,不光是为了要钱,更重要的是打击对手的声誉,从而降低其市场占有率。这种业务风险高收益也高,王海接得较少。

靠着这三项业务,王海的公司业绩蒸蒸日上,简直比干外贸还赚钱。

图片

1998年,王海想干一票大的,他盯上了当时臭名昭著的假药“淋必治”。

这种“淋必治”其实就是“诺氟沙星”,一种专治拉肚子的普通药物,市场批发价仅为0.31元/盒。但一些无良药贩子把它重新包装后,就成了专治淋病的进口药“淋必治”,卖到60多块钱一盒,坑害了无数人。

经过缜密调查,王海在秦皇岛、哈尔滨、唐山等地的几十家药店一口气吃进了10多万元的假“淋必治”,又一口气将这几十家药店诉至法庭。判决落下,王海赚了个盆满钵满,似乎走上了人生的巅峰。

然而,没尝几年甜头,打假行业就遭到了当头棒喝。

2003年,一位受雇于某打假公司的律师黄立荣在对紫禁城国医馆监控取证时被对方发现,遭到暴打,10根肋骨骨折、肝脏破裂,不治身亡。

这件震惊整个行业的事为王海敲醒了警钟。自此,他将公司团队精简为30人,并为调查取证的人员配备了保镖。的确,打假是得罪人的事,经常会遭到报复,并且免不了要与黑恶势力作斗争,人身安全难有保障,可谓“高危职业”。

正因如此,那时很多同行都选择“金盆洗手”,只有王海等少部分人坚持了下来。

如果说暴力还不足以令王海却步,那么法律和舆论彻底让他束手无策。

2004年,长沙开福区法院驳回了一位职业打假人“退一赔一”的要求。理由是《消法》只保护为生活需要而购买商品的消费者,而他们知假买假,属于牟利,不予赔偿。

同时,社会舆论的风向发生了转变。由于职业打假均以赚钱为目的,再加上部分打假公司会与假货企业“私了”,职业打假人被公众扣上了“敲诈勒索”“黑吃黑”的帽子。曾经的义士竟沦为恶霸,风评一落千丈。

眼见情况不对,理智的王海选择减少“出头”的频率,蛰伏下来,等待更好的时机。

这一伏,便是十年。

大闹电商圈

王海低调的十年,也是电商迅猛发展的十年。以前那些被打得抱头鼠窜的假货,也从线下转移到了线上。

2014年3月15日,新《消法》实施,将“欺诈行为”的赔偿额度从“退一赔一”提高到“退一赔三”,并规定了最低500元额度。

嗅到了春天的气息,不少职业打假人从“冬眠”中醒来,伺机而动。而王海却像《让子弹飞》中带着墨镜的姜文一样,淡淡地道:“再等等”。

2015年10月1日,新修订的《食品安全法》实施,又明确“退一赔十”,还规定“千元保底”。

这时,只见王海猛然抬头,掐掉了手中的烟,深呼出一口气——

“时候到了。”

2016年的双十一前夜,王海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眼前的两个手机轮番响起。他给手下安排了一个任务:一天花掉一百万,当然,仅限于王海规定的商品。

原来,为了做这一票,他用了一年的时间,踩点、查验、收集证据,查出了一大批不符合《食品安全法》的商品,主要是白酒、肉类、保健品等,在双十一疯狂下单,一网打尽。他的行动干净利落,没有给对方任何反应时间。

王海的复出,再次给打假行业带来轩然大波,“网络职业打假”蔚然成风。

图片

不过,电商平台们也不傻,借此机会进行了一轮又一轮内部整顿,清理了大量不合规定的商家,抢先把打假人的活儿干了。正所谓“打自己的假,让别人无假可打”。

幸好,电商直播的存在让职业打假人们不至于丢了饭碗。由于规则不清、监管不严等诸多原因,电商直播成了假货的温床,职业打假人也一边“为民除害”一边赚钱。

不过,王海倒不急着和这些新人们抢生意。打假二十余年的他此时已身家千万,可谓打假界“一代宗师”,自然要找个同级别的对手。

于是,他往直播带货排行榜上瞄了一眼,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

“就这个了。”

2020年11月1日,快手头部主播辛巴被曝出其直播中卖的燕窝为糖水。几天后辛巴在直播中试图用实验证明,自己卖的燕窝为正品,并且要告诋毁他们的人。

然而,11月19日,王海在个人微博发出了辛巴燕窝的质检报告,报告显示只有5%的碳水化合物,没有一般燕窝中富含的蛋白质,引得舆论一片哗然。

图片

还没等辛巴进一步回应,王海再次发难,称辛巴双十一期间有部分化妆品没有备案就开始销售,金额达数十亿。接着又曝出,辛巴燕窝人工添加唾液酸。

11月27日,辛巴发文道歉,并做出“退一赔三”的决定,一共要赔6100万元。虽然不知道王海有没有从中获利,但辛巴确实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这只是个开始。继“快手一哥”后,王海又把“枪口”瞄准了“抖音一哥”罗永浩。

12月13日,王海在微博@罗永浩,称其直播售卖的某款漱口水涉嫌夸大效果,以及假冒进口商品。

对于王海的指控,老罗的回应倒是很硬气,对王海的指控逐条反驳,逻辑清晰,不卑不亢,舆论很快倒向了他这边。

不过,老罗的胜利并没有坚持多久。12月15日,老罗在微信公众中承认,此前在直播中售出的某款羊毛衫为假冒伪劣产品,并承诺对消费者实行三倍赔付。

虽然漱口水事件还没有结论,但王海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的他,只想揭开直播带货行业的层层“遮羞布”,让大众看看这里面有多少猫腻,多少不为人知的黑幕。

王海下一个准备打击的目标是谁?我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不把直播带货行业搅得天翻地覆,他断然不会罢手。

是英雄,还是枭雄?

在挺身而出、为打假奋臂一呼的同时,王海也饱受各方的非议。

有人说王海只敢挑软柿子捏,对那些更大的假货充耳不闻。他们最经典的质问是:“莆田那么多假鞋,怎么就不见你打?”

也有人说王海有“恶意打假”的行为,采用掉包、自带假货等非法手段进行敲诈勒索。而让他们拿出证据时,却鲜有回应。

更多的,则是见不得王海赚钱的人。天眼查信息显示,王海名下有8家公司其中5家处于在业/存续状态,注册资金都是千万级。按照他们的逻辑,打假的是英雄,英雄怎么能赚钱呢?

图片

如果说这些流言蜚语对王海来说不痛不痒,那么接下来的这一“锤”,算是见了血了。

12月15日,有人曝出王海名下公司涉嫌严重违法,其本人也曾多次被列入失信执行人员并限制高消费。

对此,王海回应:“我就是准备替员工坐牢的。”

图片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经过二十多年的打假生涯,王海的手必定无法像一开始那样干净了。可若是衣不沾血,又则能赢下与制假售假者的恶战?

打假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打假,是推翻一个个利益集团的暴烈行动。

至于指责王海靠打假赚钱的,就更可笑了。打假凭什么不能赚钱?更何况打假就不需要成本吗?买假货要不要钱?调查取证要不要钱?打官司要不要钱?承受风险、获得收益,有什么不对吗?

要我说,打假赚钱不仅不该被谴责,还应该被鼓励。之所以现在还有这么多假货,就是因为消费维权的成本太高,制假售价的成本太低。倘若今天买到假货,明天投诉鉴定,后天十倍的赔偿金就到账,你看看还有多少假货。

当然,现实中不存在这么理想的情况,王海也绝非一般意义上的“善类”。但当我被假货坑害又无能为力的时候,还是希望有一个人站出来伸张正义,哪怕是以赚钱为目的。

如果说有污点的人不配称为英雄,那么枭雄,或许是对他最好的诠释。

注:文/赵云合,文章来源:电商之家(公众号ID:iechome),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转载说明】   若上述素材出现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及进行处理:8088013@qq.com

评论

相关文章推荐

SELECT dw_posts.ID,dw_posts.post_title,dw_posts.post_content FROM dw_posts INNER JOIN dw_term_relationships ON (dw_posts.ID = dw_term_relationships.object_id) WHERE 1=1 AND dw_posts.ID not in (279842) AND(dw_term_relationships.term_taxonomy_id = 17108 ) AND dw_posts.post_type = 'post' AND (dw_posts.post_status = 'publish') GROUP BY dw_posts.ID ORDER BY RAND() LIMIT 0, 5

京ICP备15063977号-2 © 2012-2018 aiyingl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938号